中文域名:威海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.政务
通知公告:
更多>>
转载-三权促三变 三化撬振兴—莒南党建统领创新“一二一”土地股份合作助力乡村振兴实践
发布日期:2020-07-15 15:23 文章来源:山东省供销社访问次数:字号:[ ]

【摘要】近年来,莒南县供销社聚焦土地碎片化、农民组织虚弱化、村集体经济单一化等突出短板,实施“一转两变一体化托管”土地股份合作社创新工程,走出了一条以农民组织化+服务规模化+农业现代化为主线,让农民离田不失地、让农村美丽好治理、让农业高效又精致的全面深化农业农村改革新路子,为乡村振兴贡献了生动鲜活、可复制可推广的“莒南模式”。 2019年11月,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改革发展论坛在莒南举办,以“农村‘三变改革’下的农民组织化与服务规模化”为主题,对其典型做法进行总结推广。

一、基本情况

莒南县是传统农业大县,近年来,随着农业产业结构不断调整优化,产业化建设步伐不断加快,现代化进程也不断加快。但也还存在诸多问题,一是土地适度规模化瓶颈突出。流转机制固化、资金压力前置、生产成本不断提高,企业“跑路”现象时有发生。二是农民“兼业化”程度高、组织化水平较低。年轻农民不愿种地,弃农从商或外出打工现象普遍,导致农作物生产无序化、耕种碎片化、弃荒撂荒化日益严重。三是村集体经济脆弱。全面取消农业税费后,集体经济主要来源是土地承包费,陷入“基础薄弱→无增收项目→持续薄弱”恶性循环。“谁来种地、怎么种地”成为当前的现实问题。

对此,莒南县供销社积极发挥自身托管服务优势,联合农村党组织的资源和组织优势,从农业服务供给侧发力,创新“党建带社建村社共建”模式,实施了以土地经营权转股权、农民和村集体变股东、整建制一体化托管的“一转两变一托管”(简称“一二一”)土地股份合作社创新工程,探索构建以农民为主体、以村集体为主导、以土地资源为纽带、以土地托管为抓手,助力乡村振兴的组织体制和托管服务运营机制。至目前,累计发展土地股份合作社33家,入社农户5200余户、入股土地1.36万余亩,土地股份合作社的蓬勃发展,犹如一场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“三农”战略思想的土地革命,在莒南蔚然成风。

二、服务特点

(一)服务体系化,标本兼治。土地适度规模化是农业现代化的基础,农民组织化是土地适度规模化的前提。通过村“两委”主导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,补齐了农民合作经济组织的短板,在村一级形成了党支部领导、村民委员会主办、合作社主营、供销社托管的“两委一社、村社合一”的农业生产经营体系,成为破解当前农业适度规模化症结且标本兼治的有效手段、密切小农户与现代农业有机衔接的有效平台。

(二)服务链条化,三化三产融合。服务碎片化是农业社会化服务的短板。通过土地入股连片整合后,根据种植计划规划,提供产前的耕种、农资,产中的植保、田间管理,产后的收割收获、秸秆打捆、烘干仓储、加工销售等整建制全程系列化服务,实现了农民组织化+土地规模化+全程机械化“三化融合”、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格局。

(三)服务轻资产化,短平快易。重资产投资、长线投资是农业现代化发展的瓶颈。通过 “垫资托管、产量保底、售后交割”模式全托管服务,并把购买农业保险作为运营要件,既避免了村集体组建合作社重资产运营问题,也解决了村集体无钱投入问题;既为自身扩大了服务范围和规模,也降低了自身托管经营风险。不需要大量启动资金,经济基础薄弱村也可以快速启动实施。

三、典型做法

(一)“三权”促“三变”,创新合作组织体制。坚持“三权分置”原则,通过垫资托管或货币出资方式,联合村集体引导农民以土地经营权入股、集体以增溢的土地和设施入股,共建土地股份合作社。2017年,在板泉镇王武阳村,组织468户农户以624亩土地经营权入股,村集体以增溢20.8亩土地及区域内农田水利设施入股,供销合作社以现金入股,试点共建了临沂市首家土地股份合作社—莒南县为农土地股份合作社。随后,在道口镇赫家岭村组织引导全村119户村民、751亩土地经营权、村集体以农机大院和农田水利等设施、供销社以粮食烘干机入股,共建了莒南县代彬土地股份合作社,将全村土地取消田埂地垄连片成“一块田”,将旱田变成旱可浇涝可排的高标准农田。

(二)“保底收益+盈余分红”,创新利益联结分配机制。坚持“三种股权、三个主体、同权同利”的原则,规范合作社利益联结分配机制。

一是股权联结机制。对于土地(经营权)股权,村民入股的土地和增溢的土地,按照入股土地的亩数、质量(级差)、期限等因素,结合当地土地流转市场价格,进行估价折算出资金额。对于设施设备股权,按照入股灌排渠系、车间库房等有形设施造价、完好情况、服务能力、经济效益等因素,进行估价折算出资金额;按照入股农业生产、农产品加工、仓储运输等机械设备规格、数量、生产能力、折旧等因素,进行股价折算出资金额。对于货币股权,按照启动初期资金需求、总股本设定计划,对实际入股现金进行折股量化。三种股权按照核算出资金额,确定各方持股比例。

二是利益分配机制。按照“保底收益+盈余分红”模式,分配载体以现金或实物为主,社员可以根据自身可得保底收益和盈余分红的数额,向合作社领取等价的粮油、果蔬等实物分红。其中,保底收益,针对入股土地,根据土地确权证核载亩数、村集体整合增溢土地亩数,参照当地土地流转市场的价格,对农户采取“负盈不负亏”的特殊保护性分配机制,定期支付社员的保底收益,最大限度的保障了农民的土地经营收益权。平原地区肥沃的土地,一般按照800元左右∕亩∕年给予保底,丘陵地区地力差的土地,适当降低保底收益数额。经营盈余分红,合作社在当年扣除生产经营和管理服务成本,弥补亏损、提取公积金、公益金后的可分配盈余,按照各方持股比例进行分红。

(三)“整建制托管+农业保险”,创新科学运营保障机制。供销社托管服务主体按照土地股份合作社种植规划,针对不同作物特点,围绕耕种、植保、田间管理、收割收获、秸秆回收(还田)、烘干、储存、销售等环节,量身定制作业计划和标准、服务费用等方案,由社员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后,签订产量质量和收购价格保底托管合同。在每一个生产环节,由生产监督小组成员进行现场监督签字,确保托管服务质量。同时,不论种植什么作物,均须适时购买政策性保险和商业补充保险,建立防范特殊灾害、市场行情等风险的最后一道防火墙。

岭泉镇淇岔河村丰盛土地股份合作社入股536亩土地,2019年规划种植水稻,由板泉供销社为农服务中心进行全托管,约定保底亩产600公斤水稻、高于市场0.02-0.06元∕公斤价格收购等条款,并购买政策性保险。因受特殊干旱天气影响,水稻减产将近40%,板泉为农服务中心仍然按600公斤水稻的保底产量给予补偿,农户在每亩地一季获得400元保底收益的基础上,还获得50元分红,村集体增溢的50.5亩土地也获得保底收益2.02万元收入,完全保障了农民和村集体的利益。板泉为农服务中心也因保险获得21万元赔偿,有力降低了损失。

四、成功经验

(一)充分用活了土地经营权,破解了流转机制固化问题。土地股份合作制,既创新了传统流转集约土地机制,有效规避了土地成本前置、资金链压力大的风险,快速有效的将土地集中起来形成规模化效应,既保持农民土地承包权不变的同时,变土地流转中“旁观者”角色为股份合作中“参与者”(股东)角色,提高了农民组织化程度,也挖潜了集体分散在田间地埂、农民手里的沉睡低效资源,作为集体股份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,改变了村集体原来被动流转、消极应付的局面,为主动组织发动并经营创收的良好氛围。

(二)创新了利益联结和分配机制,实现各方共建共赢。岭泉镇淇岔村丰盛土地股份合作社,总股本100万元,其中总入股土地536亩,每亩折合出资为1200元,土地股份折合出资64.32万元(村民入股土地485.5亩折合出资58.26万元、村增溢土地50.5作为村集体股份折合出资6.06万元),区域内村集体的12眼机井及水渠、电力设施折合出资15.68万元,莒南丰禾农服公司货币出资20万元。代彬土地股份合作社2018-2019年度,轮作种植小麦470亩、玉米349亩,实现总销售收入74.37万元,经济林等其他收入17.6万元,扣除生产经营成本、每亩800元保底收益及积累金后,二次盈余分红19.1万元。村民入股土地平均每亩总收益991元,村集体总收益25.62万元、供销社分红2.08万元。

(三)提高了农业现代化水平和产出效率。通过连片机械化作业、订单产业,形成加快现代农业发展的新动能,加快了农业现代化进程。赫家岭村代彬土地股份合作社,通过批量采购优质良种、化肥和农药,农资成本降低了10%;飞机防虫、机械作业提高工作效率30—40倍;烘干存储减少虫害、鼠患、霉变损失,实现最大幅度增产增收,种植的小麦和玉米平均亩产达到1100斤、1200斤,分别比去年增产46.6%和50%。

五、主要成效

(一)创新农村改革制度,激活了乡村发展活力。一是激活土地要素、补齐土地流转短板。土地入股创新了土地流转机制,形成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、农户承包权不变,合作社行使经营权“三权分置”的新制度,让农民离田不失地,吃下了定心丸,也激活了农村土地资源,为社会工商资本注入农业发展提供了成熟的组织载体,加速了农业适度规模化和现代化发展。二是激活农村市场主体、赋予双层经营体制新内涵。按照党政领导、政(村)社分开、分工负责三重管理体制,培育了在村“两委”基层党建和行政治理框架下以公有制为主的新型经营主体,巩固和完善了农村基本经营制度。三是激活集体产权、推进了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制合作。通过将村集体未发包的土地、农机库和粮库等经营性资产资源,作价入股合作社并按股分红,创新了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和村集体变股东新机制。

(二)创新农业生产经营机制,夯实了现代农业发展基础。一是体现了农民主体地位。二次分红制度在保障农民利益不受损失的前提下,实现了农民收益最大化,激发了农民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夯实了农业适度规模化的组织基础。二是提高了机械化集约化生产水平。整建制托管提高了土地治理、设施设备配置水平和耕地质量,也降低了生产成本,提高了产量质量,保障了农产品有效供给;既培植壮大了土地托管服务主体,也夯实了现代化产业基础。

(三)创新农民和村集体增收渠道,筑牢了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。农民的收入结构从原来单纯农业生产收入,转变为保底收益、盈余分红和二三产业收入的多元化收入格局;村集体通过闲置资产、增溢土地入股,深度参与经营管理,增加了创收渠道,集体收入投入到生态文明、公益设施建设中,使得村庄更加美丽宜居、治理更加有效。同时,村党支部通过组织管理运营,与群众建立起利益联结纽带,群众对村党支部的信任感依赖感越来越强,干群关系更加紧密,基层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得到进一步增强,党组织在农村的执政基础更加稳固。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